阅读历史
换源:

再打扰一下,还差最后一个盟主

  破碗求订阅月票.

  ………………

  “……”

  “……”

  “方先生,请您稍事等候,飞机正在进行起飞前的最后准备工作,约十五分钟后完成。”

  小姑娘带着方年一行从头等舱安检通道进入了登机区内的头等舱休息室。

  随行团队并没有跟着,为了最将就方年一行的时间,他们将提前一步登机。

  从考斯特上下来,再到登机区内的头等舱休息室坐下,拢共只过去了二十五分钟。

  但是……

  不光是林凤、孙蓉,连陆薇语都好像憋坏了一样。

  她们的脑子里面几乎每一秒钟都有新的疑惑、不解、恍惚、茫然诞生。

  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出国旅游已经不是过于稀罕的事情了。

  单说老陆家,陆文林、孙蓉也是去过日东瀛旅游的。

  虽然对方正国、林凤来说,出国游稍微有些遥远,但他们早年间也是在申城也是常有听闻。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无非也是坐个飞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而已。

  林凤女士现在都能自己买机票坐飞机,还能带上方年的外婆和方歆,还是茅坝这十里八乡里为数不多会开车的中年女人!

  懂得可多!

  也不是第一次由方年安排旅游。

  但现在这个……

  属实是见识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南航的小姑娘离开后,休息室的气氛微有沉默。

  方年目光扫过众人,未语先笑:“新年大吉出门旅游,最重要的是开心。”

  “别的……还是那句话,交给我,不用操心。”

  方年一开口,八双眼睛都看了过来,在座也就是方年外婆听不懂普通话。

  由陆薇语陪同小声翻译。

  方年说完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林凤这个当妈的率先开口:“导游啊这些我能理解,但是律师、安保、医师……这,这是做什么?”

  方年耐心解释:“毕竟是出国旅游,可能会遇到各类突发事情;

  比如跟当地居民或者游客不小心被动或主动产生了冲突;

  比如当地气候、自然环境带来的病毒入侵;

  这两样是很有可能的,律师和安保团队负责处理可能发生的意外冲突,医师负责处理可能的病痛;

  再说我们这一大家子里,外婆和陆奶奶上了年纪,方歆还小,难免有个感冒发烧的,有医师在能随时解决问题,毕竟有些地方的医疗体系并不健全。”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刚才我们见到的只是一部分,在整个旅途中? 团队人员会不定期更换? 意外预案中还有当地相关团队配备,从头到尾跟着的大概只有小李还有安保团队队长。”

  “额外的? 从时间成本、旅行安排、路线把控等层面? 以及为了尽可能的降低乘坐交通工具带来的疲劳感,这次旅行的所有飞行服务由南航负责。”

  说到这里? 方年微微一笑:“当然……并不是全程包机,也不是每次都乘坐南航的飞机? 这个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

  听方年一一解释清楚? 林凤眼皮都快要跳了起来:“哈!是……是不用操心了。”

  “对对对。”孙蓉心不在焉的附和。

  “……”

  对于方年的安排,她们没有任何可以提出来的意见或者建议。

  他们暂时没法接受的是:

  要不要这么铺张浪费?

  全方位的意外预案,显然也意味着需要支付非常高昂的代价。

  末了,陆文林感叹着说了句:“我还以为这次出国旅游可能是花个几十上百万呢。”

  说着笑了两声。

  方正国倒是没说话? 不过他心里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闻言? 方年轻笑道:“花销是小事。”

  陆薇语嘟哝一句:“是,对!起码照着我二十年工资来的。”

  “差不多,我是打着少买一辆布加迪这样的超跑的标准来的。”方年满不在乎道。

  陆薇语:“啧!”

  她还能说什么,这都照着四五千万来预算一趟20天的旅行,合计都得几百万一天的花销了? 什么团队请不来。

  “像这样一大家子人出门旅游的机会不多的。”方年平静道。

  “……”

  少片刻后,方年一行辗转通过摆渡巴士抵达飞机下面。

  是一架常见的空客A321。

  这趟飞机上没有其他旅客? 除了方年一行以外,只有随行团队。

  在方年一行登上飞机后两三分钟? 飞机引擎启动声浪就传了出来。

  不大一会,飞机冲向蓝天。

  这时? 陆薇语才来得及问:“方年? 你还没说我们第一站在哪里呢?”

  “帕劳。”方年翻着报纸? 嘴上回答。

  陆薇语地理知识并不好,并未听说过这个小岛国,多问了句:“在哪?”

  方年回答:“西太平洋,一个小岛国,人口两万左右的样子,据说潜水还不错,CNN将它评选为2010年度海岛类型旅游第一名,算是做个旅游预热吧。”

  “……”

  陆薇语哦了声,没再多说。

  南航A321的头等舱是12个座位,尚有剩余。①

  这样的头等舱位置数量配备,几乎将贯穿整个旅程。

  林凤和孙蓉分别陪同着两个老人。

  方歆单独坐在陆薇语右侧——过道的另一边。

  第一次出国的方歆小朋友在飞机平飞后便开始按捺不住激动。

  小声喳喳的问这问那。

  陆薇语倒是很有耐心,并不着恼。

  方年……

  方总正在阅览国际新闻,没空搭理明显过于兴奋激动的方歆。

  方正国、林凤虽然也是头次出国,但身为中年人,表面上并没有太多的激动。

  倒是两个老人脸上一直堆满了笑容。

  约莫一小时后,方歆小朋友的兴奋劲儿总算过去了。

  一成不变的云海带来的枯燥多少起了作用,很快便回到位置上打盹。

  从羊城到帕劳的科罗尔空间距离约莫3000公里,实际飞行时间是4小时。

  这个季节当地气候条件不错,不算太热,自然也不冷。

  再算上空间距离、当地具备的景点、时差等因素,作为从南方省份出发向国际旅行的第一站,算是非常周到的选择。

  毕竟老方家和老陆家都是一大清早就出发,转高铁又到羊城转飞机,行程上本来就有点忙碌……

  …………

  四小时后,飞机抵达帕劳科罗尔国际机场。

  天色刚刚擦黑。

  随行团队先行下了飞机,包括陪同导游小李。

  不多时,小李再次折返机舱,领着方年一行下飞机。

  接机的中巴已经听到了舷梯旁——这是美元开始发挥作用。

  在一个几乎依靠旅游业兴盛的国家里,金钱的作用几乎无敌。

  严格来说,是方年这样的超高净值富人的天堂。

  在这里,用钱可以办到比想象中要更多的事情。

  约莫三十来分钟后,中巴抵达了太平洋酒店,是帕劳条件最好的酒店。

  是顶级潜水度假酒店,拥有私人沙滩,整体条件还是蛮奢华的。

  因为并没有时差,飞行时间不算太长,劳累度还算不错。

  并没有马上用餐,而是先入住休息。

  方年一行也再次见到了随行团队和当地的协同团队,方方面面都还周全。

  只不过方年并不太满意于安保团队略显懒散的行径。

  国内还可,到了国外,很容易遇到某些莫名其妙的意外。

  虽然方年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际,知名度都非常非常低,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担心意外的发生。

  于是……

  方年在回忆了资料内容,再实际对比了他跟安保团队队长的身体表面素质,最终决定冒个险。

  毕竟从十月份开始,方年同学就有进行隔三差五的部队训练。

  动不动五公里全负重越野,动不动跟各个汉子自由搏击,靠着一年多全方面积累和有序引导,方年早就能在无锡那边小范围横着走了

  除了……

  张名这个小排长。

  嘴上说什么不是特种兵啥的,实际上某次跨军区比武第二。

  元旦当天方年都特地去了趟无锡拜访,那还不是为了多学两招,早日完虐小张排长。

  扯远了,在察觉到这个重大不利因素后,方年微笑着跟王队长搭讪:“帕劳这边还挺热……”

  “……”

  寒暄两句后,方年不露声色的切入主题:“听说王队散打很厉害,能不能教我两招,咱趁着饭前,运动一下,消耗点体力,也好下饭啊。”

  王队:“……这,不太好吧,我怕我这下手没轻没重的。”

  “点到为止就好了。”方年并不退让,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王队左右一寻思,还是同意下来。

  毕竟拿了丰厚的报酬。

  虽然这也是看在他能力比较全面又是队长的份上。

  很快……

  两人各自换了衣服走上了酒店的健身房拳击练习台。

  方年是长衣长裤。

  王队是短衣短裤,显得很精干。

  在方年的有意下,随行团队来了个七七八八,林凤、陆薇语几个也赶了过来。

  林凤是不太放心的。

  但陆薇语很放心,小声用棠梨方言安慰:“阿姨,不用太担心,方年什么时候都有分寸,而且……”

  “您应该记得方年早在十一那会就特地去了部队,这几个月以来经常有事没事就过去操练,反正力气很大。”

  说到最后,陆薇语垂下了眼帘,下巴轻轻放低。

  听陆薇语这么一解释,林凤仔细想了想,勉强认同:“好吧。”

  “……”

  台上并没有多做准备犹豫。

  为了减少伤害,双方各自带上了基本护具。

  在方年的提议下,双方选择了无规则自由搏击。

  用方年的话说:我就会乱打。

  一开始,双方是互有试探。

  方年并不是个轻敌的人,虽然一开始有点,但被张名‘虐’得多了,就有了相应的反应处理。

  很快……

  方年试探完毕,主动开始了挑衅,并且伴随着连续的凶狠进攻。

  王队脸上的神色几经变化,先是惊讶然后是惊愕,最后是惊慌。

  方年真正动手时的凶悍,令他动容。

  从一开始的偶有抵挡到完全连防守都做不到,只是短短两三分钟。

  换句话说……

  方年算是以有心算无心,只用了一口气就把王队给干趴了。

  硬是打到王队跪地投降,气都喘不匀称。

  “……”

  此时,全场一片寂静。

  方年解开右手的拳套,脱下头部防具,露了个笑脸:“王队有点大意了啊。”

  说着从一侧走下拳击台,径直走到吊挂的沙包前,猛烈的连续几拳直接击碎了沙包。

  “呼,舒服。”

  说着撸起衣服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汗珠。

  王队:“……”

  安保团队众人:“……”

  “卧槽……”

  “日!”

  “这尼玛的……”

  “我踏马!”

  “……”

  大概,他们心里只能想到这些。

  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方年同学,衣服下藏一身的肌肉群。

  是那种很容易分辨出来的非健美肌肉。

  安保团队的队员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这身肌肉带来的抗打击力。

  “……”

  方年走后许久,其中一名安保队员喃喃道:“是我们保护他,还是他来保护我们啊?”

  “……”

  离开健身房后,陆薇语盯着方年的脸庞,认真道:“你去部队也是为了这趟旅行吧?”

  “一切都准备好了是吗?”

  方年想了想,回答:“算是吧,如果安保团队认真负责,我去部队就是为了锻炼身体。”

  见陆薇语不相信,连林凤都是一脸怀疑。

  方年一本正经道:“真的,就跑跑步,跟小张排长掰掰手腕,偶尔打闹玩玩。”

  “步枪什么的我都不太会,也就打了一万块钱。”

  林凤下意识道:“那是不会,就一万……”

  陆薇语追问道:“什么标准?!”

  方年连道:“啊,没什么没什么。”

  “去吃饭了,今天的运动量刚刚好。”

  “……”

  对于方年嘴上偶尔还是会提到的两手准备,陆薇语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她的护照和签证是更早开始准备的。

  但家里的护照和签证都是9月份才陆续安排。

  往前推算,方年也正好是那个时候忽然提出来要部队健身,并且一去还上了瘾,经常人不见了在无锡。

  连带着陆薇语对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个词都有了全新的认知。

  而现在,陆薇语算是清楚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健身。

  一万块钱?

  呵呵呵~

  方年特地安排的下马威之后,安保的王队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连带着安保团队所有人的精神面貌都为之一变。

  以最严苛的标准来对待了这次高薪任务。

  懈怠?

  抱歉,字典里面没有这两个字,不懂怎么写。

  …………

  在帕劳的第一个晚上,稀松平常。

  倒也有品尝当地特色美食。

  次日,小李和当地导游安排了行程,主要是观光,包括城市内和岛风观光。

  这也是方年特地要求的。

  相较而言,除了方年跟陆薇语两人有精力和足够的体力去体验潜水这类项目,其他人都不会太感兴趣。

  第一天是环岛游。

  海风、美景,地处大西洋的岛国风貌。

  阳光很充足,令人心情大好。

  排除这个国家本身的政治倾向外,来这里旅游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方年还是很满意的。

  第二天是出海。

  方年跟陆薇语兴致勃勃的去考了个潜水证。

  大约等于给钱就行。

  也领略了大海深处的风光。

  第三天清晨,一行人收拾收拾离开了帕劳。

  一个面积不过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岛国,并不太考虑各项特色运动的情况下,两天时间已经是非常非常充分了。

  甚至有多数时间是停留着不动的。

  虽然帕劳附近的海域确实很美。

  但看得多了也就那样。

  要知道林凤、方年外婆、方歆是体验过游艇出海游的,也算是深海了。

  而对方年跟陆薇语来说。

  潜个水就足够了。

  风景嘛。

  来过的就算。

  再次坐上南航的A321,去往西澳。

  这次算是比较纯粹的中转。

  飞机上,大家兴致勃勃的聊着天。

  “比起来,在冬天这个叫帕劳的地方天气真不错。”

  “确实,比韶州都要舒服一点。”

  “……”

  “整个行程除了美利坚以外,气候条件都还不错。”

  “哦?看来是有特地安排啊。”

  “……”

  两个老人笑吟吟的,没怎么说话。

  虽然相对不太听得懂对方的语言,但毕竟都是中国人,比划比划也是能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三天多下来,早就建立交流关系。

  抵达珀斯后,方年简单安排好一大家子,让小李负责安排在城市里简单逛逛后,带着陆薇语出了门。

  很快,方年带着陆薇语坐上了一辆还行的跑车,野马。

  陆薇语不解:“这是要干嘛?”

  “在帕劳你不是羡慕那些开敞篷跑车观光的,今天带你体验一把刺激的。”方年微笑道,“西澳有一条据说是全世界最长最直的公路,有146公里……”

  “啊这……”陆薇语连忙系上了安全带。

  “……”

  很快,陆薇语就发出了惊呼声:“哇喔~”

  眼前已经是一条蔓延到天际的直线公路。

  “据说这条公路是世界上最单调和最枯燥的道路,没有之一。”方年美颜轻笑,“准备好了吗?”

  陆薇语欣然点头:“走!”

  下一秒,引擎发出咆哮声,速度一下子飙了上去。

  限速?

  抱歉,方年不打算看那玩意。

  不然……

  他带律师团队干嘛?

  难道还要他亲自去处理超速罚单?

  那得多耽误事情?

  “……”

  午后,尽兴而归的方年跟陆薇语跟随已经修整完毕的一大家子人离开珀斯,去往新西兰。

  并没有留下太大的烂摊子。

  只是需要罚几百美元的超速单。

  去新西兰同样算是中转,不过会多逗留一天。

  珀斯当地时间跟中国时间一样,但新西兰则比这个时间快五小时,计划飞行时间约莫5.5小时。

  约莫是下午两点起飞,算算时间,抵达新西兰基督城是当地时间凌晨。

  点卡得还是很不错的。

  要在飞机上度过无六个小时,本身也是晚上八点的样子,算上旅途辛劳,也是刚好可以睡个好觉的点。

  时差带来的影响被无形中缩小了。

  很遗憾的是,这次同样是没有直飞航班,依旧是包机。

  不过换成另外的航司承担客运服务,当然也是有南航的空乘小姐协助提供服务。

  飞机也换成了较大型的宽体客机:747。

  这趟飞行结束后,总飞行花销将接近400万人民币。

  整个行程预案中都没怎么有机会顺便乘坐民航班机。

  在号称是新西兰不得不去的基督城落地时,已经是凌晨。

  如果从现在开始算,将在新西兰停留65个小时,但却有将近三个白天的时间。

  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关于一点点小浪漫……

  “……”

  …………

  由于在新西兰停留的时间相对比较宽松,很大程度上是减轻了赶路的压力。

  而且因为很好的卡住了时间,连时差都没怎么倒腾。

  不过抵达新西兰的第一天白天,一大家子也就是在酒店周围三公里范围有过小片刻的溜达。

  比较悠闲的体会到了外国风貌。

  这个被过于盛赞为全球最美的国家,体验感还是有一点点的。

  尤其是忽然慢下来的风景。

  令两位老人心情甚为舒坦。

  即便基督城的气温并不高。

  一大家子人都以一种悠闲生活在当地的姿态,游览着新西兰南岛的风光。

  第三天,日历跳到了2月14日。

  西方的情人节。

  一大家子人随大流度过了这个节日。

  尤其是祝福了方年跟陆薇语。

  订婚以后,早就可以是名正言顺。

  “夫人,我给你在下一个国家准备了惊喜。”

  “下一站是哪里?”

  “那是不能告诉你了。”

  “哦豁?”

  “……”

  当天下午5点,休息足够的方年一行离开了新西兰。

  直至飞机平飞后,陆薇语都不知道目的地在哪。

  这就是包机带来的便利性。

  尤其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金钱的便利性被放大了许多。

  直到漫长的十小时飞行后。

  飞机总算缓缓降落下去。

  当地正是大白天,而且气温明显不低。

  当走下飞机时,陆薇语看着自己的手机网络校时后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2月14号。

  早上10点多。

  还好,陆总的英文很不错,从当地少不了的英文指示标中得知了目前深处何处。

  波托西乌尤尼。

  国名:玻利维亚。

  在抵达酒店入住后,方年并没有给陆薇语太多的时间,稍微修整吃过午饭后,就拉着她出了门。

  当……

  抵达传闻中天空之境的乌尤尼盐沼时,陆薇语捂住了嘴。

  全年最适宜来乌尤尼盐沼体验天空之境的时间就是二月上旬。

  仿若整个人置身于天空的那种空灵感,令陆薇语瞬间失语。

  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任何人烟。

  特地租来的一辆奔驰G55,与站在一起的两人,在天空之境中独存。

  良久良久,陆薇语才忽然醒悟:“先生这是包场了吗?”

  “恭喜你,猜对了,至少我们来的这一片,今天都不会有人来。”方年微微一笑。

  见状,陆薇语莞尔:“出了国,先生就把资本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啊!”

  “那可不。”

  “……”

  从午后到夕阳西下,两人一直待在乌尤尼盐沼。

  用快门记录了许多的风景。

  在方年的特别安排下,他跟陆薇语度过了两次西方情人节。

  时差……

  被方年利用到了极致。

  夕阳西下,方年感叹道:“虽然这里很美,我也有点蠢蠢欲动,但还是不想在国外跟你求婚。”

  “啊~”陆薇语眨巴眼睛,“求……求婚?”

  “不……不要这么快。”

  方年佯装不满:“怎么,还想要跑?”

  “不,没有,我只是还没憧憬好求婚的场景,不能这么轻易。”陆薇语一脸认真道。

  “啧……”

  “……”

  …………

  在玻利维亚整整待了四天四夜,在当地时间18号上午十点,一大家子才精神满满的离开玻利维亚。

  下一站是美利坚纽约。

  当地时间下午三点抵达。

  纽约比玻利维亚时间还慢一小时。

  本来六小时的飞行时间,又从外部上减少了一小时。

  当然……

  一小时的时差,并未产生太大的影响。

  这一次,方年亲自带着一家子人,在傍晚时分走到了时代广场。

  “外婆,这里就是美利坚了。”

  “你看,周围这个广场就叫时代广场,算得上是美利坚的代表。”

  老人左顾右盼,面上露出了打量的神色:“这就是美利坚了啊?”

  无论身处中国何处,几乎都有听说过美利坚这个国家。

  这里面的历史、政治等各种因素,一本书都说不清楚。

  总之……

  在中国,除了日东瀛以外,最知名的国家应该就是美利坚。

  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哪怕是北方邻国俄罗斯,也没有美利坚那么熟知。

  这一路上,老人是根据乘坐飞机的次数来辨别国家的更换。

  多数情况下,肤色变化并没有那么明显。

  更无从谈起相关文化的不同。

  对老人来说,每个地方都有新鲜的感觉,但细究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

  直到站在纽约时代广场,在汹涌的人潮中,听着方年的介绍,看着周围各种巨大的电子屏广告,看着令人满目琳琅的招牌。

  老人头一次真正有了出国的感觉。

  “原来美国就这样啊。”

  “怎么看起来还没有申城的楼高。”

  “吵吵闹闹的。”

  “……”

  老人的话匣子似乎一下子被拉了开来,边走边絮絮叨叨:“没想到我也能来到美国!”

  “紧着看,也没什么稀奇的样子。”

  “以前哒有人讲,遍地都是金子捡,连毛钱都没看到。”

  “那里还有脏东西乱扔。”

  “……”

  “以前只想着美国有好稀奇,其实也就一般般吧。”

  “……”

  之后……

  方年带着一大家子人去了华盛顿。

  参观了白宫开放区域。

  这是方年不敢确保能成功的一次参观,虽然早在三个月之前就通过多方面提交了申请,并获得了通过。

  但……

  因为白宫的特殊性,官方说明随时都有可能取消游览。

  方年……

  方总还没自大王霸之气一散,美利坚总统纳头便拜的地步。

  用庆幸这种形容词不太恰当。

  算是运气还行。

  方年给老人介绍着这个地方:“这地方值得看一看,叫白宫,是美国总统办公的地方。”

  “啊呀?”老人很是惊讶,“那我们怎么也能来?”

  方年耐心的解释道:“只能看一小部分区域,谁都能来,申请就行。”

  “哦,看起来也不稀奇哒。”

  “确实。”

  “活了六七十年,老了老了还能来看看美国总统办公!”

  “哈~”

  “……”

  老人这几天的心绪还是蛮复杂的。

  虽然沿途各地的景点在全世界都算是有名气。

  除了正经只是中转的珀斯外,帕劳、新西兰、玻利维亚天空之境都是被各种媒体评过某个领域第一的地方。

  好看是好看,但对老人来说,身处美利坚带来的触动还是很不一样。

  “……”

  在美利坚的几天时间里,老人的话比平常多了十好几倍。

  一直絮絮叨叨的。

  两个老人都差不多。

  对她们来说,已经算是半截身子埋在土里,居然还能有机会去另一个闻名于世的国家,尤其是在中国很具有知名度的地方,多少是有感慨的。

  “……”

  …………

  23号飞到了法国。

  在法国只做了一件事情。

  购物。

  包括特地给两个老人买了个爱马仕的貂大衣,也搞了一把时髦。

  因为距离并不太远的缘故,并不显得有多劳顿。

  24号就离开了法国,去了最后一站,冰岛。

  从华盛顿到法国巴黎,再到冰岛,都是顺便搭乘的民航航班。

  没有变化的是……

  方年一家子依旧包下了整个头等舱。

  有变化的是……

  这两趟出行成本并不算太高,可以说是非常低廉了,大约总共不到人民币30万。

  但是……

  即便如此,整体的飞行花销已经接近了1000万人民币。

  占据了目前整体出行成本的?。

  这回……

  买的貂算是用上了。

  这个季节的冰岛属实有点冰。

  幸运的是,整个行程只留给冰岛两个半白天的时间,居然也碰到了极光。

  26号下午。

  一大家子人心满意足的搭上了回往祖国的飞机。

  这次……

  是一架阿联酋航空的A380。

  很遗憾……冰岛并未有直飞国内任何一个城市的航班,理所当然的是包机。

  而这趟看起来单程的包机费用是前所未有的高昂。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飞机是要绕道,以及避开某些防空区域的,所以尽管两地不到8500公里,但飞行距离却高达1万2千公里。

  光是这个单程的基础燃油费用就高达166万。

  算上杂七杂八的各种费用,比如起码给个双程价吧,再有调度费、运营费用。

  南航看在方先生的面子上,给了个折扣价,500万。

  这还是以为阿联酋航空在中国北上广三地正好有A380执飞任务,要不然……

  还得再加钱。

  回程的目的地是申城。

  抵达申城的时间则是27号午后一点钟,从26号下午就开始启程。

  当然……主要是时差的关系。

  “……”

  总算回到申城后。

  一大家子人多少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

  坐在君庭别墅的客厅中。

  大家忍不住翻阅起一路用相机记录下来的风景。

  嘴上多有感慨。

  对于两位老人来说,这趟并不长的旅程,是她们一辈子都没想过的可能。

  从‘最美海岛’帕劳到珀斯的全球直线最长的公路;再到全球最美国家新西兰再到玻利维亚天空之境,再站在纽约时代广场‘俾睨天下’,又去华盛顿白宫‘指点江山’,再流连于巴黎的‘浪漫’,最后于冰岛见证极光。

  这一路上,时光曾短暂回眸。

  让方年跟陆薇语经历了两个西方情人节。

  在合适的时间里,趁着岁月还不曾完全带走老人们的激情,带她们去亲自站在世界各地,让她们把自己放在风景里。

  有……

  方年所有的向往。

  看着家人们开心的讨论着‘这张照片好看,那张更好看。’

  ‘这是哪里~’

  ‘哎呀,这里真好看~’

  ‘这又是哪里去了,好像是路边吧~’

  ‘……’

  方年感觉到自己的心绪很安宁。

  这一路,连时光都被风景温柔了。

  而方年,似乎也在看起来紧张的行程中,感觉到了‘好好生活’四个字的某些实际意义。

  或许……

  这就是好好生活。

  围着茶几坐着的家人们,红光满面的样子。

  两个老人脸上的笑纹。

  那种仿若当年丰收的满足感;

  路上那些亲自走进去了的风景……

  哪一样……

  都是好好生活。

  -

  ①:再说一次,哪怕是南航国内航线窄体客机头等舱更名为公务舱也是14年以后的事情,直至最近两年,南航是基本取消大多数客机的头等舱配置,全面改为公务舱,更名前后相关座椅间距乃至座椅配置都有所不同。

  〇:虽然本章已经尽可能照实写了,但现实生活中,20天时间一般很难完成这一趟跨域亚洲、大洋洲、南美洲、北美洲、欧洲几乎环球得旅行,很多时候不是钱不够的问题,是周转时间不够。

  -

  ======

  PS:这是本卷最后一章了,连续在电脑面前做了6小时39分钟才写完,见谅~

  下载新笔趣阁手机站app手机看小说更流畅 点击安卓APP下载,或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下载APP,苹果app暂没有,请见谅!! ----章节报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000.com。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0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