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四章 壶中界(2/2)(大章求订阅)

  <!--go--> 这星空非但是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那一颗颗星辰,有的正要升起,有的却已经隐没大半,有的则安静悬在了夜幕上,总之是未曾将整个星空暴露出来,先前没有看出问题来,正是因为这不曾表露完满。

  此刻被云中君无意点出,赵离和凤凰却都看出不对。

  赵离微闭上双眼,那些升起的星辰,未曾落下的星辰,渐渐组合在一起,最后和曾经在东皇太一那里见到的灿灿星图一一对应起来,面色微沉,低声道:“是太古年间的星空,分毫不差……”

  凤凰微微皱眉,方才认出来,毕竟星神陨落之后,星空没有了管理,渐渐地偏移了原本的轨迹,早些年还能维持着些,可越往后面,偏移变化就越来越厉害,她亲眼看到过这星象的转变,一时之间只是觉得眼熟,没能立刻认出。

  赵离一口道出,她抬起头,才渐渐地看出熟悉感来。

  这星空若是都处于中天,其轨迹和位置,和自己年少时所见到的浩瀚星空没有区别,那个时代最大的消息,是星主量星测斗,约束群星和日月,现在所见到的,和当年所看的,分毫不差。

  她安静看了一眼闭目沉思,却一言道破数十万年前星空真容的赵离。

  移开视线,未曾多言。

  赵离沉吟了下,心中若有所思,这星空居然和东皇太一的星阵图一般无二,这样看来就有些许奇怪,一般而言,小世界的星辰日月不是本体? 只是在九洲大世界的星光落在这些小世界? 聚集成了的幻象。

  此地是幻境。

  还是当年星光一直落在这里,没有散去?

  亦或者……实体?

  赵离突然回忆起? 自己和凤凰进入这个紫砂壶的时候? 看到紫砂壶壶身上多有裂痕,从那些裂痕上倾泻出宇宙星辰的模样? 微微皱眉,沉吟了下? 睁开眼睛? 将自己见到的那一副画面道出。

  凤凰眸子看着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曾见到。”

  云中君则丝毫不觉得意外,道:“我却也见到那星海了。”

  赵离微微颔首? 道:“看来问题出在星海上? 或者至少和群星有关系。”

  云中君一边揉着眼眶,一边道:“自然,毕竟你也看到那星海从哪里流出来的……”赵离显然早已经想到这一点,从容答道:“是裂缝,看来是因为某些原因? 这壶中界的外侧被打破,就像是打破茶壶一样? 所以流出了星空,被我们看到么?”

  “应该是如此。”

  “那么我等应该去看看才是。”

  “但是小心……”

  凤凰安静看着这两人谈论自己未曾能看到的画面。

  当时在时光空间的迅速变化之中? 她没能看得这么清楚,只看到了一片紫色? 看到无数纠缠着的时间乱流? 最后赵离和云中君商量了要去看看这里的星空究竟是什么情况? 凤凰颔首,赵离揉了揉眉心,又有些头痛道:

  “可是这里的世界时间线在排斥我们。”

  他抬了抬手,隐隐能够感觉到时间的乱流,然后又放下,无奈道:

  “我们三个就像是落在一张蜘蛛网上。”

  “越是挣扎,越会被蛛网紧紧纠缠住,也就是说,施展神通会比较麻烦,而且有可能引来不大好的局面,想要飞到星海更是如此……”

  凤凰嗓音平淡道:“收敛自身气机,借助此界本身之物移动便是。”

  赵离微怔,旋即明悟,这里的时间线不断笼罩四处,主要是察觉到赵离等人身上没有这个世界的时间气息,才会形成阻碍,那么将自身气息收敛,再借助本世界之物移动,不引动法力神通,自然不会引来太大麻烦。

  凤凰的提议就相当于重重的关卡里面,藏在对方自己人的车厢里,避开关哨,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是可行,赵离微微颔首,凤凰抬手,随风飞来了一只雀儿,在她的手指前面飞着绕了一圈。

  女子手指轻轻点在了雀鸟眉心,转眼之间,那雀清脆啼鸣,已化作了一只巨大鸾鸟,周围裹挟流风,自然不可能和真正的苍鸾鸟相提并论,但是也已经摆脱了凡鸟之流,凤凰轻轻坐在鸟背之上。

  而云中君也自轻描淡,便有云雾聚散在前,将他托举起来。

  点雀为鸾,褪去凡躯;聚散为云,登九重天。

  赵离心中若有所思,又有感慨,看出这毫无烟火气的手段,却是比寻常的法术神通高明太多,凤凰且不说,云中君终究也是属于先天之列,看到凤凰和云中君看向自己,道:

  “两位先走,我的话,待会儿便到。”

  他注意到凤凰眼神,屈指轻弹了下茶盏,散漫地找了个理由笑道:

  “难得道友赠茶,自然还要将这茶喝完。”

  “……,嗯。”

  凤凰点了点头,云中君亦没有什么担忧,他们两个或许根本没有想到,赵离没有类似的手段,只是让那鸾鸟震开了羽翼,让云雾往天而去,云上天人长袖澎飘飘,倒是潇洒,赵离看着这永恒凝固在了午后的岁月,叹息一声,随意饮尽了杯中茶。

  他可没有像是凤凰云中君这样,不用法术,轻易驱使天地万物,点化生灵的大手笔,这两个手段看似寻常,实则足以把仙人都给吓住,法力化作云,和天地自然生出云雾,这完全两种层次,而一动念下,雀鸟褪凡,也是可畏。

  不过他自然有自己的手段。

  抬眸看着那鸾鸟入星空,看到云雾飞得越来越高,白发道人也只随意饮茶,最后约莫差不多了,顺手提起了那茶壶,一拂袖,元神锁定了云中君和凤凰,借助白色空间,直接跨越了漫长距离,不曾混乱了此界时间。

  只是踏出一步,就已经出现在了云中君和凤凰旁边。

  然后毫不客气站在了云中君驾驭的腾云上。

  凤凰有些诧异,看着赵离,道:“这是……”

  赵离随意道:“咫尺天涯。”

  凤凰垂眸看着仍旧还在下面饮茶的赵离本体,看着旁边的元神,若有所思,道:“名副其实。”赵离也只是笑了下,然后看着这天上群星,眉头缓缓皱起——

  眼前所见是星海,真正的星海,一颗颗有着实体的星辰在这里缓缓旋转,散发星光和元气,远远望去不知道多少,旁边云中君拂袖,让云雾遮掩,将他们三人的天机气数遮掩,只要不动神通法力,不必担心被时间所针对。

  而凤凰轻拨动琴弦,此地的时间线也被自然而然干扰。

  抬眸看着这些星辰,嗓音清冷,道:

  “星辰是真。”

  “和我曾经见过的,并无变化,只是同样浸润了此地的时间。”

  远处有丝丝缕缕的云雾化作汇聚,落入了云中君的袖口,他看了眼赵离和凤凰,道:“远处确实是星空,并非幻化,星辰同样不虚。”

  赵离心中感慨,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是有队友的,并且真切感觉到,有队友在旁边,是何等轻松的一件事情,不必他说,云中君已经更全面地将此地封锁,而凤凰也将这一片区域的时间线扭转。

  还顺便检查了星辰星海的真实性。

  不过,这里居然是有真正的星辰在,而非小世界那样的星光,或者某种大型的幻境神通,这实在是有些古怪……凤凰和云中君将那丝丝云雾和气息切分,直接送到了赵离面前,赵离伸手探入了这星光当中,双眸微阖,感觉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赵离眉头皱起,缓声道:

  “是真正的星力……”

  “甚至于,里面还有东皇太一的力量,很清晰。”

  他声音顿了顿,道:“可以说,清晰地可怕……”

  云中君看向赵离,道:“看出什么了吗?”赵离随意震散了手中的星力,道:“哪里有那么简单就能看出来,不过,这里只是黑夜所见的星辰,难不成,代表着其他时间的星辰,也有星辰吗?天下岂有第二个星主?”

  凤凰和云中君的神色都微微沉了下。

  赵离叹道:“是与不是,一看便知,去看看吧。”

  旋即三人就将这一方世界转了一圈儿,这地方说起来并不算是大,但是能够在这样一块区域,塞下了一天的清晨,中午,下午,夜间,分成春夏秋冬轮转,就更显得手段不凡。

  而在不同的区域,只要是天上有星存在,就都能寻找到对应的星辰。

  其中甚至于还有一模一样的星辰存在。

  这番连云中君的脸上都带了些棘手的感觉,很显然这地方相当了不得,区区一方小世界里,居然有春夏秋冬,以彰显年月日岁月变迁,有众生,有诸多星辰,赵离亲自辨认,这些星辰当中,都带有东皇太一的力量气息,而且相当稳定。

  但是却给他一种虚幻的感觉。

  赵离沉思,云中君看向他,道:“如何,看出些什么了吗?”

  赵离忍不住狂翻白眼,腹诽一句,我如果真的全部都想明白了,还在这儿发呆么?等着晚上住在外面不成?虽然这个区域也未必见得到晚上。

  想了许久,赵离随意震散手中的星力,叹道:“时间混乱,不同的时间段共存,而每个地方竟然都有对应的星辰,你们有想到什么吗?”凤凰沉默,摇了摇头,而云中君直言道:“你是不是已经有想法了?”

  赵离耸了耸肩膀,道:“只是猜测,还需要检测一下。”

  “检测?”

  赵离点了点头,突然转了话锋,笑道:“既然在星辰里找不到问题,只能往下了,去看看这里的诸多生灵……”凤凰和云中君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看到了大片大片的桃花林,里面隐隐人家,白发道人笑道:

  “说来来了许久,你们饿了没?”

  “不如下去吃点东西。”

  凤凰:“…………”

  云中君:“…………”

  但是眼下就只赵离看出了些许问题,当即也只得跟着下去,越往下去,这个区域是晚春时节,桃花烂漫地喜人,一条小溪在其中缓缓流淌,可见许多人家,有孩童奔走,所穿尽数都是古时衣物。

  赵离右手背负身后,看着这一幕,感慨低语:“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云中君回头看向他,赵离只是随意一笑,道:“略有感慨罢了。”

  凤凰则是心中重复了下这一行颇有韵味的话。

  赵离随手在村口青石上一抹,感觉到坚硬而冷的质地,道:“是真货。”

  他迈步走向前面,随意挑选了一个人家,敲了敲门。

  当当当……

  ……………………

  刘骥愁眉苦脸地看着家里的东西,心里发愁啊。

  一屋子都简陋地厉害,后院子里那只老母鸡又在乱叫了。

  要不是留着下蛋,早就给杀了。

  北山的大祭要收祭钱了。

  没法,只得攒钱,可是攒不起来啊……家里好几口人,就是原本的儿媳妇已经去了,留下了那可爱的小孙儿,比起他这个老家伙更需要好吃好喝,再这样,可能又得要去偷偷做些工了……

  他呆呆看着,腰身肥硕的女子大步走来走去,骂骂咧咧的刺耳。

  自己的儿子没有个主见,只是知道缩着头。

  啊……那后儿媳妇又开始指桑骂槐地臭骂自己这把老骨头了。

  呵,没关系,这日子难熬,可能见着小孙儿一天一天长大,却也不算什么啦,反正自己也没有几天日子好活,难熬就难熬呗,这再难的岁数不也过去了么?

  反正今天还会过去。

  这日子算一天少一天。

  刘骥看着窗外温和的阳光,想着孙儿就会慢慢长大,成了个小郎君,然后少年孩子,最后成了青年,也娶妻生子,而他这老骨头可能很快就会死去,变成个小土堆,不用再听那新儿媳妇的臭骂,自己的儿子也不用那么窝囊憋屈。

  只是陪着小孙儿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了。

  时间就是这样,好的会过去,坏的也会过去……

  只是希望,走之前能想办法给小孙孙攒点钱,买个城镇里的拨浪鼓,老者眼底又浮现出期冀,就差几个铜板了,很快的,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当当当的敲门声。

  清朗的声音笑道:“过路人,寻些吃食。”

  老人打开门,小心翼翼往外面看去,看到了一名穿着灰青色长袍的青年在前,然后是个穿白衣的男子,以及抱琴的秀丽女子,他老人家多少年过来,看到那女子还是呆了呆,那两个男子也是好相貌,就是眼眶有些黑。

  倒似是给人狠狠地揍了两拳。

  谁下得了手啊。

  可似乎也是自己眼花,一转眼,那黑了的眼眶就没了,就是两个俊俏的后生,老者还迟疑时候,里面的叫骂声就停了下来,一个腰肢有些粗实的妇人走了出来,后面跟这个瘦干巴的男子。

  那女子的眼神机敏在赵离三人身上衣物扫过,在凤凰身上百鸟织成的锦衣上尤其顿了顿,旋即便放出光来,挤开了老人,口中笑着喊道:

  “是要买吃食吗?我们这儿好吃食,谁不知道我三娘的手艺,来,快请进来!”

  刘骥想要说过路人吃点饭菜也不是什么事情,什么买不买的,被那后媳妇瞪了一眼,缩了缩脖子,没能开口,赵离含笑往里走去,看到阳光倾泻下来,恰好落在了前面一个福字上,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双筷子。

  赵离三人落座,凤凰和云中君不解其意,赵离则漫不经心随意和老人攀谈。

  老人一开始有些拘谨,后来就放开许多。

  旁边依偎着个内向的孩子,可屋子里却还有另外一个肥胖的小子,穿着白衣绿裤子,手里举着个风车转,一边高声喊叫着,一边在屋子里跑动,又大叫大闹,最后伸出手,竟然想要拨凤凰的琴弦。

  女子眼眸淡漠。

  赵离看也不看,手里一根筷子直接将那小子的手掌打下去,那胖大小子便叫唤起来,口中大骂大哭,正在杀鸡的女人双手鲜血地跑出来,将那小子抱在手里,问明了缘由,怒叫道:

  “不就是把琴吗?有必要动手吗?他可还是个孩子!”

  赵离笑眯眯道:“我可不曾打他,不信你自己看。”

  那胖女看了看孩子,不要说受伤,就连个红印子都没有,有些尴尬,抱着孩子,讷讷地道:“……那,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待个孩子较真……”可那胖小子见到叫娘亲不管用,便变了颜色,重重一跺脚,撒泼打滚,冲着赵离吐吐沫,大声嚷嚷着道:

  “白毛鬼,早死命,滚出去!”

  “呜呜呜,我要琴,我要琴啊!”

  赵离只是无视,一个插曲很快过去,农家饭菜,算不得好吃,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吃食,赵离三人随意吃了些,便即起身要离开,赵离听说了那老者要给腰边那上个儿媳留下来的苦命孩子攒出个拨浪鼓来。

  离开时,道一句多谢招待,随意摸了摸腰间,早没了银钱。

  索性将袖口云纹丝线一扯,扯将下一条来,揉作一团,本是法衣,却见着和银子一般,递给了那老者,然后揉了揉那孩子的头发,方才离去,凤凰和云中君不解其行,出来之后,忍不住要问,可是赵离却抬手,伸出手指竖在唇前,道:

  “等一等……”

  “什么?”

  还不到云中君第二句发问,整个天地变变化了模样,这里是早晨到中午的时间,并不是永远停留在了某个固定的时间段落,而是在这一个阶段流转,这很正常,他们早早看到,可是当时间转过之后,身处于这大地上的凤凰和云中君都察觉到了微妙的不对。

  刚刚到了饭点消失不见的孩子们突然一下就又奔跑出来,开始玩耍。

  老者出现,躺在躺椅上,优哉游哉聊着刚刚聊过的话题。

  地上的桃花突然少了许多。

  桃树缓缓落下了桃花。

  赵离则是叹息道:“果然如此……”

  云中君道:“什么?”

  赵离随意指了指桃树旁边的青石,道:“我刚刚在这里按了下,现在已经没了痕迹……”凤凰沉默了下,嗓音清冷,道:“这里会循环的,不只是天象,还有众生……”

  赵离点了点头,头痛道:“没错,既然天地星辰都会变化,众生和它们也没有区别,这里的时间被切割,里面生活的人,永远被困在了不会变化的时间里,确切地说,是永远都在重复着这一天从早上到午时的生活。”

  “到了时间,就会从头重新开始,循环往复,不会停止。”

  “当然,这是以往,现在那紫砂壶裂开,或许会出现偶尔的错误,循环个不知道多少时间后,会有可能从这里出去,进入正常的世界。”

  凤凰突然明悟,沉默了下,道:“所以那铸师一出去就死去,外面过去了上千年。”

  “是因为他在这里,重复了上千年的同一天?才得以逃生?”

  赵离点了点头,叹息道:“是啊,有的传说里说,进了鬼物所在,不能吃那地方的吃食,否则就出不来了,盖因为是吃食上也沾染了鬼物之处的因果和气息,会将人同化,是以出去不得;而时间大抵也是如此,吃了此界吃食,你我沾染此界的时间线,就能感觉到其不同。”

  “并非是一天凝固在了早上,日日如此;而是在不断循环同一天的早上。”

  “不过,若非我等不同,恐怕会失去记忆,不断重复做客这一天,不得解脱罢。”

  赵离摇了摇头,随口道:“说起来,猜出来这个,还要感谢东皇……东皇太一定命格于群星,所以,星辰天象也对应了众生的命格,但是这里有多处重复的星空,每一个又都有东皇太一的力量,这自然是违反常规的。”

  “但是且先不顾这个,当时间重复的时候,星辰所处的位置也会不断循环,也就代表着命理的不断重复,最后一点,我刚刚检查过,不同区域同一颗星辰所蕴含的东皇之力,一般无二,几乎像是同一天同一颗,毫无半点损耗。”

  “呵……当可能性全部排除,只剩下了一个可能时候,剩下的那个虽然荒谬,也是真实。若我所猜不错,这里的真相,应该是这样……”

  赵离指了指天空,平静道:“这紫砂壶,把外面的某一天给直接吞了进来。”

  “是真正意义上的那一天。”

  “包括那一天的天地,群星,众生,然后撕裂组合成了这同时囊括了一天不同时间的古怪地域,白天有星宿,晚上自然也会有,而且是真实的星辰,而其中命格循环,不管外面过去了多少年,这里永远凝固在了那一天的某个时间段。”

  “而其中的生灵,不会死去,不会长大,不会从痛苦中挣脱。”

  “也永远不会有达成夙愿的一天。”

  “一切都凝固了,而他们并不知道……”

  凤凰突然回忆刚刚赵离送出银线的一幕。

  赵离看着祥和的村落,沉默了下,叹道:“这却是好地方啊,不知道是谁的避灾之所,又不知是和谁交手打破,罢了,再进去一回罢……”他甩了甩袖子,又对上凤凰的视线,看出她眼底疑惑,笑道:

  “……银线之事,我只是为了做一尝试罢了,只是凝固在此的幻象倒影,我亦没有那等善心,毕竟你看,我们吃了这里的吃食,算是踏入了这里的时间线,只是因为你我和那铸师有些不同,才没有像是那铸师一样着了道。”

  “但是时间和命格重置,理论上,一切会回到早上,那个时候,这一家人是不应该得到我们的丝线的。”

  他的声音顿了顿,道:“但是这银线也没有回来。”

  “那么,它去了哪里呢?”

  “又落入了谁手中?”

  凤凰神色微变,云中君也有些皱眉,赵离漫不经心地笑道:“但是也不必这样紧张,也可能那银线还在里面,只是里面的人对其视而不见,这是最好的可能性,否则,这壶中界,恐怕还是有主的。”

  “最多,徐某的东西不那么好拿罢了。”

  赵离低语一笑,往前走去,敲门之后,便走来了个脸上皱纹的老人,先是诧异看着凤凰,然后看着赵离和云中君,然后里面的叫骂声音停歇,一个胖胖的女人挤过来,视线落在几人身上像是放着光。

  然后扯着嗓子自夸饭菜,邀请众人进去,屋子里阳光正落在褪了色的福字上。

  桌子上摆着一双筷子。

  后院里一只老母鸡昂首挺胸,一个胖小子从那腼腆孩子手里抢来了风车,得意地跑来跑去,那腼腆孩子便依偎在老者身旁,眼底含泪,无声抽噎,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枯瘦汉子一言不发。

  凤凰和云中君突然想到赵离方才的话。

  一切喜悦,悲伤,期冀都被凝固在了这一段时间。

  再不会迎来明日。

  云中君叹息,传音道:“没有那银线,我等退去吧。”

  赵离神色不变,道:“还有一件事情我忘记说了。”

  “什么?!”

  “因为循环的除去了时间还有命理,所以很自然,就算是我们藏了自己的气息,也不能做违反正常命格的事情,比如说,刚进门就走,这种很显然不对劲的事情,就仿佛天机命格河流,非要逆流而上,会引来壶中界之主的注意,目前可不知道那位是敌是友。”

  “除非如同我们先前到星空去看一般,用壶中界生灵的行动作为掩护。”

  “…………说人话?”

  “就是说,不是我们主动走,而是他们把我们赶出去;我们不能主动干扰这里的时间线,自然也不应主动干扰命理,而应顺势而动,毕竟命格繁杂重复,只要大体符合逻辑,就仿佛在命运长河里顺流而动,不会太显眼,你要肆意妄为,就是逆流而上,水花大到无法忽略。”

  “到时候搞不好被劈死。”

  云中君面色一黑:“…………你早知道?”

  “嗯,早知道。”

  “那你还进来了?”

  “对。”

  “把我们也带着?”

  “是啊,把你们都带着。”

  云中君嘴角抽了抽,突然觉得自己的拳头有点硬,并且回忆起来不用法术权柄,拳头砸脸的手感也相当不错,手掌捏地嘎吱嘎吱想,而凤凰平淡询问道:“可有破局之法?”赵离嘴角微微翘起,悠然道:“自然有。”

  一如方才经历,交谈,杀鸡做饭。

  然后那小子又手贱去拨弄凤凰的琴弦。

  但是这一次,迎接他的却不再是轻描淡写地一敲,赵离伸手一抓,直接将这个熊孩子捞起来,然后冲着那被抢夺了风车低头流泪的小孩子眨了眨眼睛,然后顺手一抽,在那女子还不曾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抽出了他赵某人一竹渡海的青竹。

  钓竿材质,弹性十足,坚韧不凡。

  尤其还浸润了星海海水。

  众所周知,海水一般都很咸,抽起来比较酸爽。

  在被熊孩子挑衅,一般而言,无论是愤怒还是一笑而过,都属于是正常得发展,而且就如同赵离先前所说,这可不是主动改变,而是顺势而为,不是逆着原本命格而动,而是顺流而下。

  于是沾染了盐巴的细竹竿高高举起,把个熊孩子屁股一顿好抽。

  噼里啪啦。

  并不曾动了什么力气,只是教训,仍旧让那熊孩子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涕泗横流,没了先前的神气,先前被欺负的孩子忍不住偷笑了下,又连忙低下头,赵离洒然一笑,给那目瞪口呆的老者供一拱手,顺手给那孩子怀里扔了个鱼干,然后就看到那女子愤怒地出来。

  伴随着女子愤怒的声音:“他还只是个孩子!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

  白发道人奔出,看着前面早早出来的两位同伴,略有狼狈,却不失了畅快,抚掌大笑道:

  “这不是出来了吗?!”

  “顺理成章。”

  PS:今日第二更………八千字大章节~

  有点迟了,主要是,这种类型的章节和剧情,引进了故事和区域,断在中间实在是不好,所以才写到这么迟,加上字数长,给大家抱拳了哈……晚安~

  <!--over-->

  下载新笔趣阁手机站app手机看小说更流畅 点击安卓APP下载,或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下载APP,苹果app暂没有,请见谅!! ----章节报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000.com。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000.com